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巷独步

虽然有些颓废,却是人性至真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谁伴明窗独坐?我共影儿两个.灯尽欲眠时,影儿也把人抛躲.无那,无那,只好弄个博客. --- 引自李清照 如梦令
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  

2008-12-25 23:39:56|  分类: 真情流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父亲 - 雨中行 - 雨中行

 

父亲老了。没有病,是那种生理机能衰退的老。

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醒来看到身边床上的老人,少有的安恬的睡姿,我会禁不住的流泪。这情形近来常有的,我不能和亲近的人聊父亲,因为我很容易让他们感染悲伤。

每一个老人都有很多故事,我的父亲只是比乡下一般老人的经历要多一些。父亲一生做过很多事,年少时就被拉夫当兵参加过抗战,解放后又去省林业学校深造,后被派去一个林场,主持荒山造林工作,那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自己的温饱都很难维持的,除了要完成繁重的造林任务,还要养活四个梯档一样的孩子。当然,我们一家平安完整地度过三年自然灾害,母亲付出了更多的心血。可是父亲最终还是离开了林场,放弃了那种有基本生活保障的生活。因为他倔强的性格,因为要养活孩子们,因为十五岁就被拉夫杳无音讯十多载未能尽孝的娘。和母亲携儿带女,一肩褴褛回到故土,从此,半路出家一心一意做了大半辈子山民。

我和两个妹妹是在父亲回到故乡后出生的。我的记忆里,童年的家就一个字:穷!我们兄弟姐妹七个,仅吃饭一项,就已经让父母竭尽全力了,更何况父母一直要让我们每一个有机会读书的孩子尽量多的读书,好在那时是贫下中农管理学校,我们读书不用学杂费和书本费的。我们穿哥哥姐姐穿旧的衣服,背他们用过的书包,把父亲抽完的香烟盒订起来做草稿本,用过期的旧粮卡写家庭作业。我们那时读书是没有花费多少钱的,可我们要吃饭,养活我们才是父母最重要的功课。为了我们有饭吃,有书读,为了撑起家,我们的两个姐姐,放弃了读书的机会早早成了父母的臂膀,帮助父母撑起了我们头上的这片天。

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一直是严厉的。因为家庭的重担。

那时的农村是要靠工分吃饭的,工分的高低决定年终的收入。我们家人多劳力少,母亲和两个姐姐是折半工的,父亲做农活是半路出家,边学边干,勉强算个整工。所以我们家一直是个漏斗户,每到年终分红的时候,别人家整摞的十元大票喜滋滋地拿回家,而父亲只是蹲在暗处低头抽烟,心里关心的只是今年的赤字会不会比去年少些。然后回家向母亲汇报一年的成果,心情就象我们揣揣不安交给父母挂红灯的成绩单时一样的内疚。那时的我们对钱是没有概念和欲望的,因为穷,我们只关注物品。

父亲一直是倔强的。

恃强凌弱永远是动物世界特有的产物。山里农活虽是粗活,却也蕴含着技巧,会使巧力才能事半功倍。父亲身材不高且瘦弱,又半路出家,要想获得和别人一样多的工分,自然要做和别人一样多的事。山里人淳厚又守旧,师道尊严自然让初涉农事的父亲受过不少闲气。倔强的父亲很快适应了环境,掌握了所有的农活技巧。

 

 

父亲 - 雨中行 - 雨中行

父亲是灵空的。

文革期间,父亲挨过斗。多年以后,我在老家的楼上翻厢倒柜时发现了父亲当年挂在胸前的那快牌子,罪名是:蜕化变质分子。可父亲一直是个无党派人士,只做过几天供销社的头和文革主任,不知道这罪名是怎么被按在头上的。记得那时我才四,五岁,有天傍晚我去看被关押的父亲,父亲从枕头下摸出一把名叫“豆串”的小食品给我。这情景使我记忆犹新,也是我对文革唯一的记忆。不知是不是因为那诱人的“豆串”还是其他缘故,我至今对那种劣质的小甜品情有独衷。

做文革主任时期的父亲是为乡民做过一些事情的。他的性格耿直,掘犟,做事很主观,自认为对的事别人是不能更改的,认为错的事,也没有人能够说动他。可这个性也很快使他丢了文革的官。

文革主任的父亲手上有长短枪二百余支,子弹数千发。那时,武斗是时有发生的。可父亲只发枪不发弹,禁止群众参加武斗的。有一次,帮派发下命令调父亲手中一百五十人参加攻打县纸厂的战斗,被父亲拒绝。后来得知,那场乱斗使一百八十余人丧命,数百人受伤。事后很多当事人都受到了刑事处分……而父亲也因当时违抗命令丢官挨斗。事隔多年,当人们谈论此事,父亲依然不悔当年所为。

文革后期的那段时间,农村已经逐渐恢复生产,父亲那颗不安分的心又开始骚动了。他常常给上级领导灌输搞活经济资产阶级思想,怂恿大队办工厂。领导竟然被说动了心。父亲一共为大队里筹建起来两个厂,做了多年的厂长兼供销员,在当时的乡村里还是挺有影响的。

山中全会后,很多在文革中受打击丢职赋闲的老干部,职工都纷纷走上岗位。父亲虽然不是官,原来和母亲却也是国营林场的正式职工。父亲的心活动起来了,自己虽然也快到退休年龄不再有所作为了,但毕竟还有三个儿子。父亲是参加过抗战的,虽是当的国军医务兵,却也是投城后退的伍,当时, 没拿退伍证当回事,被蹒跚学步的大姐拿着玩时掉进火盆烧的只剩半个公章。后来民政来登记,父亲由于有所顾虑,就不了了之。所以,虽然十多年的军旅生涯,父亲始终没有得到国家的补贴。现在如果能让儿女顶职,自己即使退休,子女有了前途自己也还会有一份生活保障,不失为一件美事。

但天没遂人愿,虽然很多的事都是事实,但事过境迁,许多当年的证人亡的亡,散的散,要把手续办全,难度很大。东奔西走没有结果,父亲的倔脾气来了。三年自然灾害,文革那样的苦日子我们都安然无恙捱过来了,现在改革开放,农村生活明显好转了,难不成反倒不能过了,人活一辈子,那块黄土不埋人啊,儿女们都大了,只要头脑灵活在农村指不定会搞的更好,也免的现在求爷爷一样整天看别人脸色。拿定主意,父亲烧了好不容易才收集到的一些证据,铁了心要在农村耗下去了。

父亲贷款办起了改革开放后村里第一家家庭工厂。先是生产半成品纺织用品。后来慢慢扩展其他业务。父亲的厂维持了七八年,由于无法适应需方产品的快速更新,加之我们不甘久居农村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,父亲无可奈何地关闭了厂子,父亲的厂子虽然没有使我们家暴富,但日子还是过的要比一般乡亲富裕些,更重要的是,因为办厂,我们家和外界的接触比一般乡亲早。思想观念也进步的快了。

厂子关了,儿子们离开父母自己闯天下去了,姐姐们也早已出嫁,父亲又做回纯粹的山民了……

几番风雨,几度春秋。我们都结婚有了孩子了。然后我们的孩子也大上大学,就业了。有一天,我回家看父母,发现父亲走路的频律慢了,步履蹒跚了,身体更单薄了,语言也和蔼了,我突然感到父亲老了。那一天我流泪了……

父亲老说自己没有用,两条腿不听使唤了,言下之义是很不甘心又万般无奈。是的,父亲老了,要是在单位,早过了退休的年龄了。可生活在农村的父亲依然不停地劳动。不能上山了,就做平地里的活,甚至突法奇想做起了买卖,而且做的很成功,赚了一些钱。我们家兄弟姐妹很多,而我们的父母一直是依赖自己的能力生活着。父亲一生建过三次房子,前两次的房子给了儿子们。我永远都记得,我结婚后的有一天早晨,父亲又是一肩锅碗瓢盆,打了声招呼,和母亲去山边的竹棚过起了二人世界生活,开始了一生第三次建房。父亲的第三“幢”房子工期很长,一开始是竹棚,然后逐年加改,几年后,父亲的房子大了,宽敞了,竹棚变砖瓦房了。然后逢年过节,大家约好一起去父母那里白吃白喝,名曰让老人高兴。是的,老人虽累,却是真的高兴。一家人团团圆圆,永远是父母的愿望

 

父亲 - 雨中行 - 雨中行

 

母亲去世后,父亲更显老了。两个老人风雨同舟五十余年,艰难地拉扯着众多的孩子,支撑着保持着一个诺大的家的完整,费尽了毕生心血。父亲的饮食起居一直都是由母亲精心照料着的,现在母亲去世了,父亲就像失了魂魄一样的孤独,梦里总是喊着母亲的名字,尽管儿女们经常回家看望他,依然无法排遣他心中的思念和孤独,父亲的精神意志也随母亲的离世垮塌了。父亲更老了,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一直直挺的胸部佝偻了,步履更是艰难了。由于大哥二哥的家人整年在外,照顾父亲的责任落到了我的身上。我在县城经营着一家宾馆,生意还算不错。这里的生活设施和购物,医疗条件相对来说适应老人的生活。由于生意和其他方面的原因,我没能时时照顾父亲。父亲从没向我要求过什么,他总是独自一人饭后扶着拐杖去广场散步,和陌生人搭讪以聊慰孤独。偶尔我问他想吃点什么,以便我早起去买回来,可是,第二天我却睡懒觉忘的一干二净。父亲知道我由于职业的原因要熬夜的,以后他总是自己早起去买,从不惊动睡梦中我。老人是需要顷诉对象的,可我很少和老人聊天,父亲知道我粗心,也不责怪我。

父亲更脆弱了,经常地生病,姐妹们常回来陪他。

父亲的神志时清楚时糊涂了。有一天,二姐给父亲做了一大碗瘦肉汤圆,这是父亲最爱吃的菜。母亲去世后,父亲就爱吃二姐做的菜,因为只有二姐做的菜才最接近母亲。父亲吃饭一贯是很斯文的,可这次不同了,他闭着眼睛,一勺接一勺地送进嘴里,弄的满嘴是汤油却毫无知觉,我突然心里一酸,眼泪不知觉地流下来:父亲真的老了,或许不久于世了。父亲一生倔强,个性突出,现在却变的如此唯唯诺诺,真是时光无情啊!望着父亲那佝偻的背影,我捧着脸,无声地让自己的泪水从指逢里渗出,很久,很久……我为父亲流泪,为自己的粗心流泪。

我仿佛突然良心发现。

父亲喜欢回忆往事,我就整夜整夜陪他聊天,顺便把父亲的过去尽量弄的清楚些。老年人皮肤干燥,喜欢洗澡,我一有空就带他去浴室泡澡,早上尽量早地去给他买早点……我不知道我的改变是为了老人还是为了自己,总之,我想尽量地补偿,为父亲,也为自己,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。

父亲是平凡的父亲,普通的人,和很多人的父亲一样,有责任感,有爱心,其实是没有什么丰功伟绩可以歌颂的,说这些只是我对时间流逝的伤感。时间是无情的,它可以让一个鲜活肌体转眼衰老,让存在瞬间消失。而自己,十八,九时的花样年华仿佛还是昨天的事,现在却已是人到中年了,昨天还在襁褓中的孩子们都在谈婚论嫁了。而我们一直是要强,倔强父亲,却已是风雨飘摇中的烛光。好在这一点烛光还在闪耀着,也是我们心中唯一的慰籍了。

还是趁父母还健在是时候去好好享受亲情吧,这份亲情是无价之宝,无可替代。让他们在儿女的关怀,温暖中去遵循生老病死的人生规律,不要等到他们油净灯枯后才来忏悔,为他们,也为自己。

父亲 - 雨中行 - 雨中行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6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